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-

“你是壞爸爸,妞妞再也不要喜歡你了!”

“媽媽說,隻要我修好這個電話,你就會給我打電話回來,可為什麼你一直不給我打?你是不是不想要妞妞,不想保護妞妞和媽媽。媽媽現在每天被壞叔叔為難,還要劃破她的臉,她快要照顧不了妞妞了。”

“你個壞爸爸,為什麼你還不回來啊?這裡好高,我好害怕啊!他們還往我嘴裡塞了好多噁心的東西,嘔!妞妞就要死了,妞妞再也見不到爸爸了......”

北疆戰場已經進入清理階段,豐碑下,屹立著一個男人!

他是北疆最年輕的軍醫統領!

陳天選!

此刻,一個陌生來電打進來。

“爸爸......媽媽手機裡隻有你一個人的電話......媽媽說......我的爸爸叫陳天選......”

小女孩壓抑啜泣的聲音,順著電話聽筒傳入陳天選耳中。

陳天選眉頭緊鎖,薄唇抿作一條直線,電話那端斷斷續續的聲音仍在說話......

“我......我撿了好幾個月垃圾,才修好這部舊手機......”

她顯然是被嚇得不輕,微弱的聲調語不成句的呼喊著:“爸爸......爸爸,這裡好高,他們......他們要推我下去,爸爸......追我的人上來了!爸爸,我好怕......你來接妞妞回家好不好......”

“啊——!”

一聲驚叫撕開長空,隨之而來的,是一聲重物砸落在地的震響。

那樣的聲音穿過聽筒重重的砸在陳天選的心尖上,一股難以言說的悶痛感順著四肢百骸蔓延開來,直逼他的五臟六腑。

電話在這一刻被掛斷!再無聲音傳來!

電話裡的小女孩聲線稚嫩,聽起來不過五六歲的樣子,出口的話語卻急促又充滿恐懼,陳天選的心臟處像被一隻手狠狠抓著,反覆撕扯般的痛。

如果他冇猜錯,小女孩已經被推下樓!

“陳爺,已經查到了。”洪契慌忙前來:“五年前和您發生關係的女人,不是您的未婚妻夏荷,而是這個叫方糖的,方小姐。”

“您當初誤以為夏荷是您未婚妻,留下一個藥方鑄就如今百億萬世集團;而夏荷,五年來,幾乎要逼死方糖!!”

“方糖還是為您生下孩子,叫妞妞。”

妞妞?

陳天選愣住,腦海裡彷彿有什麼東西炸裂開來。

剛纔電話裡的小女孩就叫妞妞!

她竟真是他的女兒!

誰敢推他的女兒?!

誰敢讓她哭成那樣!

他陡然想起妞妞在電話裡說,她在工地塔吊上!

塔吊那麼危險,她怎麼上去的?

被人逼上去的!

是誰!!!吃了熊心豹子膽!!

陳天選腦海裡的弦陡然斷裂,雙眸似劍,殺意瀰漫。

“回寧城,立馬給我查清妞妞在什麼地方!”陳天選失控般咆哮道:“我要用最快的速度見到她!”

洪契有些擔心:“可是,今晚還有慶功宴,整個北疆的大人物全都來了。”

“取消!”

他雙手緊握成拳,額頭青筋暴起,隻吐出兩個寒意凜然的字來,不容人置喙。

什麼狗屁慶功宴,什麼狗屁困難,對他來說都冇有他女兒一根頭髮來的重要!

“是!”

不出三分鐘飛機降落。

洪契的訊息也查到了。

“陳爺,出......出大事了。”洪契捏著照片的雙手顫抖哆嗦!

他無法想象,陳天選知道這件事後,會憤怒成什麼樣子!

陳天選冇給洪契時間,直接搶過照片。

可拿過照片一看,腦海裡霎時五雷轟動。

世界彷彿要迎來一場天災!

他用醫術在北疆立功無數,乃當世第一醫王!

他身披太極凰袍,整個北疆被他救過的人至少上萬,任何一個人不管功勳多大,不管實力多強,見到他都得叫一聲陳爺。

整個世界,隻要大夏戰士有難,他陳天選不遠千裡都會前往救治,無數人曾為求太極凰袍出麵救治,傾儘所有。

可就在剛纔,他的女兒竟被人從垃圾山的塔吊推下去,現在生死未卜!

醫院甚至不準備救治,而是逼著簽下遺體捐贈協議?!

他未曾見過一麵的女兒啊,現在渾身上下滿是鮮血!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停屍間裡!

對一個五歲的小女孩下此狠手,那幫畜生還是人嗎?!

不是!

他要回寧城!他要立刻回寧城!他要馬上見到他女兒!

要不顧一切的殺回寧城,勢必要把整個寧城攪它個天翻地覆!

......

寧城。

垃圾山下的黑醫院的停屍間裡。

幾個醫生圍獵在的妞妞身前,他們在小聲商量——

“心臟還是好的,還能用。”

“眼角膜值錢,取的時候要小心點。”

“骨髓也冇問題,趕緊取!”

帶頭的醫生格外興奮。

殊不知,此刻他們的行為,將會為整個寧城......帶來天災!

“老大,”一旁興致正高的醫生突然嚷道:“這女孩好像還有氣息啊!你看她手裡,拽得緊緊的,像是在拽著什麼寶貝東西。”

帶頭的白大褂看都冇看一眼,說:“她能有什麼寶貝東西,她可是方糖的女兒,母女倆一直住在垃圾山,能有什麼寶貝?這次也是得罪了人,便宜我們了。”

隨後,他朝著旁邊男人示意。

在男人旁邊,有一塊濕抹布。

男人拿起來濕抹布就捂在妞妞嘴上。

妞妞嬌小的身軀縮成一團,求生本能促使她開始瘋狂掙紮!

“唔......唔......叔叔,救救我......叔叔......”妞妞那隻鮮血淋漓的小手伸出去,想要拉開捂住她的那隻大掌,奈何半點力氣都冇有,身體的疼痛跟精神上的極端懼怕讓她眼角的淚止不住的往下滾,卻還是努力的發出細如蚊訥的聲音——

“爸爸......爸爸馬上就要回來了,放過我,爸爸會謝謝你們的......”

醫生聽到這話,發出癲狂的笑聲。

“哈哈哈,你爸爸?你根本冇有爸爸!現在,立刻,馬上去死!就是你對我們最大的感謝!”

話落,醫生直接拿出來手術刀,麵目猙獰的盯著妞妞細嫩白兮的身軀,就這樣舉起刀,紮了下去。

妞妞瞳孔劇烈收縮,滿眼絕望,嘴邊卻仍然叫著爸爸兩個字。

“砰——!”

一聲震天巨響傳出。

醫院的鐵鑄大門,被人用拳頭生生砸出一個大窟窿。

麵龐懾人的男人宛如一個從極寒深處走來的惡魔,周身都縈繞著揮之不去的迫人寒意。

陳天選就那樣毫無征兆的出現在門口處。

下一秒,鑽入他眼簾的,是躺在那張冰冷的鐵床上滿身被鮮血包裹的小女孩兒!

那是他的女兒啊!五年來,從冇見過一麵,甚至從不曾知曉的女兒!

此刻,卻被這幫畜生圍堵在這個惡臭橫生的房間裡解剖!

心臟的位置發出一陣絞痛。

山崩地裂的聲音,從他嘴裡嘶吼出來:“你們這幫豬玀,怎麼敢的?!!”

天空的黑雲,似乎都要在這一刻,塌陷下來。-